当前位置:主页 > R会生活 > 正文

反贪官:担心回去改证据‧扣陈文华17小时合理

2020-06-22 来源: 486 R会生活
反贪官:担心回去改证据‧扣陈文华17小时合理(吉隆坡4日讯)前雪兰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週一在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出,反贪会扣留以证人身份录取口供的加影市议员陈文华长达17小时进行盘问,乃是合理的做法。他声称,站在反贪会的立场,证人在无法清楚解释一些疑点时,不可能释放证人回去,因为担心证人回去后会与他人串通更改证据。指文华未要求提早回家他在供证时提到,其下属是基于陈文华无法提供一些文件,以及无法回答部份疑点,才会扣留陈文华进行17小时的冗长盘问。皇委会主席丹斯里冯正仁无法接受希山慕丁哈欣的说法,他说:“这样说,那我也可以因为你在庭上回答‘不知道’而扣留你17小时?直到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儘管希山慕丁哈欣一直解释,他们是因为陈文华无法回答问题,才会决定扣留他。但冯正仁认为,反贪会不可以执意要求证人给予他们所想要的答案,而一直扣留证人。冯正仁指出,如果反贪会觉得证人的供词有可疑,应该考虑提控,而非长时间地扣留证人。希山慕丁哈欣披露,陈文华在录取口供期间,从未要求提早让他回家。而站在反贪会的立场,不可能让证人录口供中途回去,因为担心证人回去后会与他人串通更改证据。他说,陈文华是在自愿的情况下来反贪会录口供,否则他不会愿意待在反贪会长达17个小时。在雪州反贪会调查2400令吉购买国旗案件中,陈文华负责供应国旗给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雪州反贪会以欧阳捍华涉嫌滥用拨款的理由,在期间传召欧阳捍华政治秘书赵明福与陈文华,以证人的身份协助调查。陈文华于晚上8时抵达雪州反贪会,直至第二天下午1时30分才获释。他过后曾投诉反贪会虐待他。坦承有错
但明福死勿怪反贪会前雪兰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声称,雪州反贪会官员在查案时,有些举动及程序的确有错,但整体来说,赵明福的死不能全将责任归咎于反贪会。皇委会委员精神病学专家哈达询问希山慕丁哈欣,在赵明福命案发生后有何感觉,是否曾觉得内疚。希山慕丁哈欣指出,他对于反贪会的证人在反贪会去世感到遗憾。随后,他说:“我们在事件发生后有剖析,在这调查过程中,有些程序及官员的举动的确有错误。可是,整体来说,不能怪我们(反贪会),有谁去教他(赵明福)这样处理款项索取单呢?”反贪会遭讽处石器时代前雪兰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表示,反贪会只有普通的打字系统,并没有专业的文字处理系统,即没有一个中央电脑伺服器存着所有曾记录的文件资料。他说,在一些高度瞩目的案件都会特别列印文件存档。他的答案遭到皇委会主席冯正仁揶揄反贪会仍处于石器时代。皇委会委员阿都卡迪苏莱曼也担心,反贪会的系统不够先进,文字内容容易遭到篡改。希山慕丁哈欣表示,反贪会目前正计划将电脑连线,让高层可以同步从电脑看到其他下属的调查日记内容,掌握当时的调查进展。庭外遭恐吓报案前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声称,他上週六(4月2日)遭人在庭外恐吓,深怕人身安全受威胁,因此立刻报警以策安全。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因事前接获消息,指希山慕丁上週六突然报案,报案内容更提及律师公会代表律师,因此一而再三质问。此事令皇委会成员深表惊讶,显然对希山慕丁的报案举动毫不知情。有人厉声叫喊其名字希山慕丁哈欣声称,他上週六遭到一名男子厉声叫喊其名字,继而说出连串会对他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说话。当天亦是泰国法医普缇来马供证的日期。“当时,我在法庭外的走廊,正要打开证人房门进入,这名男子就在2名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陪同下出现。”此时,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立刻解说,其实报案内容提及大马律师公会律师是“正面的”,即有关律师当时是协助希山慕丁哈欣,惟始终并未透露有关律师的名字。“不只是律师公会,其实报案内容也提及皇委会执行官阿旺阿玛达,我準备了报案书的副本提供给各造。”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就此笑说:“希望到时不需召开另一个皇委会调查此事吧!既然已报案,一切就交给警方展开调查。”希山慕丁口头恐吓证人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声称,前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曾涉及口头恐吓证人,惟恰好地“病倒”,避开了被认人的程序。他披露,经过跟进和翻查记录,希山慕丁哈欣曾被投诉口头恐吓证人,并被警方传召出席被认人的程序。“可是,就是恰好他以生病为由,提呈医生证明书后缺席认人程序。”就此,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表示,皇委会将传召警方代表出庭,解说一切与反贪会官员被投诉的案件内容。程序没明文规定
官员口传办案手法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多项办案和调查程序都非明文规定,反之都是“口传”的“惯用手法”;但这一切都纳入反贪会学员的基础课程内。反贪会副主席拿督苏克里週一再度出庭供证,同时更带同拥有约15公分厚度的报告,详尽解说整个调查行动程序、所需表格,以及官员所援引的法令常规。他在接受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梁肇富盘问时指出,一般上,官员在未有明文规定下,把调查案件相关的电脑文件储存在随身碟内(Thumbdrive),并且是每种案件一个。“官员将负责把相同案件的电脑文件储存在特定的随身碟内,并确保随身碟毫无遗漏。”电脑文件存随身碟他说,儘管反贪会规定充公对方任何物件时,务必填写特定的移交表格及详尽形容有关物件;但形容物件方面都是依据官员的惯用手法,并没明文规定。“若物件移交给其他机构、部门或不同官员,我们都会规定官员填写表格。”没在物主面前印文件谈及是否应在电脑的主人前列印所需文件,苏克里表示,在提高证据可信度,官员应在主人陪同下检查电脑,但官员无需特意在主人前列印文件。“这并未在相关法令和常规下阐明,一般上我们只是列印文件续盘问证人,并未向他们鑒定这些文件。”他补充,儘管以上举例都是官员“口传”的惯用手法,并未清楚地明文规定,但其实这一切都纳入反贪会学员的基础课程内。他强调已把所知的提呈给皇委会,从未隐瞒任何部份,希望皇委会的各造律师能“高抬贵手”,不要向他发动猛烈的质问攻势。“若反贪会出现弱点,我会接受和承认。”找不到证据仍充公电脑为了确保法庭接受相关证据,反贪会官员往往将选择直接充公整部电脑,以免日后在审讯时遭法庭否决。苏克里指出,儘管官员在现场只发现少许电脑文件,官员都会选择充公整部电脑,带返反贪会办公室列印所需文件。“或许在电脑中无法寻获所需的文件,但为策万全,我们依然会充公有关电脑。”冯正仁就此质疑,反贪会此举将为无辜民众带来麻烦,并质问为何不索性在对方办公室列印所需文件,或下载相关的电脑文件。冯正仁质问为何不列印苏克里回答,依据过去经验,确实发生法官和副检察司需要整部电脑的案例,以确保文件是来自有关电脑。“我们时常会被法官和副检察司劈头大骂,质问为何不索性把电脑带回来。我们也很无奈。”同时,他指出,反贪会只有一套列印文件的程序,即必须由电脑鉴证组官员依据已定程序执行,才可确保法庭接受有关证据。“毕竟不是每一个官员懂得电脑通讯科技,所以一定要交给电脑鑒证组处理。”未接反贪官使暴投诉前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指出,向警方投诉遭到反贪会官员暴力对待的人士都是反贪会的嫌犯,因为他们原本已可以被定罪,报案的做法是要转移焦点。他在大马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宜的引导下表示,身为雪州反贪会的副主任,从未直接从嫌犯之处接获官员使用暴力的投诉,他们都是选择向警方报案。他披露,如果他接获对官员的投诉,他会交由卓越表现与专业组进行调查。但至今为止,他从未接获投诉。若知下属上色情网必责骂关于雪州反贪会官员阿斯拉夫在盘问赵明福后浏览色情网站一事,前雪州反贪会副主任希山慕丁哈欣表示,如果当时获知此事,他会责骂阿斯拉夫。他提及,目前反贪会网站已过滤及封锁一些网站,官员只能浏览反贪会相关的网站。免文件外泄
反贪会不连线针对反贪会办公室调查操作仍未电脑化,官员间的电脑无法连线,或把文件储存在主要伺服器(Main Server)内,苏克里认为,为了要确保调查案件保密,反贪会暂时无法执行连线化。他解释,目前都是官员把负责的调查案储存在随身碟内,但相信一些官员会选择把相关电脑文件直接储存在电脑内。“平常都是一个案件一个随身碟,大多数为了避免被骇客入侵电脑,我们不会把电脑文件连线或储存在主要伺服器内。”不存电脑伺服器问及反贪会办公室设有主要的后备储存器,苏克里直言“没有”,毕竟这全为了确保调查文件不外泄。梁肇富建议,为何反贪会不选择市场上精明管理伺服器,即可就不同程度的文件开启而设定特定密码,确保并非所有官员能翻阅电脑文件,且可就所有文件后备一份。苏克里无奈地表示,其实他只是负责调查行动领域,至于掌管反贪会行政管理则另有其人。“我不想皇委会误会我这个高级资深官员都不清楚这一切,但行政管理不是我负责;若我们有拨款,将考虑购买管理伺服器。”【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4.04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